草藤浮花

今日也请多指教。

扩列号:498968346

写作笔记:如何注入灵魂

人物动作划分――一般动作,细微动作,大动作。

肢体五官各个部分往各个方向的移动。

一般动作是人类皆有的固定的动作模式

细微动作特写,人物特征、差异

大动作表示移动、活动、行为

单纯的上下左右前后

稍微复杂一点的侧、斜、歪、挥、摆、晃、压、挑、折……

人物心理――

主要情绪:喜怒哀乐

稍微细分:怨恨嫉妒愤怒欢愉喜悦

特写:细微表情、以物喻心、以事喻心

语言描写――

说话方式:主谓语,感叹词,省略语,言外之意,未尽之言,礼节姿态,修辞能力,停顿

事件――

新闻报道式:一般的公正,无情感表现,记录纪实

歌咏式:赞颂,感叹,较为明显的褒贬

直播式:各种语气,一定的情绪变化

风格――

颜色色调观感、书面语的使用范围和使用程度、文言程度、定语的复杂程度、各种描写的使用比例、旋律感和韵律感、建筑感

草藤浮花

  这是个善于隐藏自己的心事的孩子。

  没有人知道坐在那里、站在那里的她在想些什么。

  悲伤的时候低头沉默,高兴的时候抿起嘴唇,愤怒的时候是冷漠不语,着急的时候空洞无措……总之,能让她说话的机会不多。

  比起参与到事情之中,她更喜欢沉默。

  但是她到底在沉默些什么呢?她似乎没有勇气开口,也没有力气开口。

  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这个世界,将自己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是怎样的呢?

  她也不知道。

  或许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迫切地想用点什么东西填满它。但是,无论哪一样放在其中都无比怪异、突兀。仿佛这个世界仅仅只需要空无一物就行了。

  她常常幻想自己是一身纯白的模样,呆在纯白的房间里,什么也不做,静静闭上眼睛,似乎就要这样睡着了,再也不醒来。/


这糟糕的语言水平使我抑郁

终有一日消失无迹

无物可遗无事可纪

已决之意不得求惜

无悲无喜逍游遥戏

いつまで消えてしまうのさ

何もいませんよ 必要もない

心配いらない 次まだよろしくね

Nice to meet you, next to meet you.

Needn't to meet you, never to meet you./

失常

在彻夜彻夜彻夜不眠的清晨,心落入沉睡
在日光渐斜的午后三点半,眼睛和胃醒来
“快点吃点什么吧、吃点什么吧”
吵死人的白天的喧闹
请赐予我死者般的安宁
烦死人的时间的安排
请赐予我死物般的静止
心脏在跳动,跳、跳、跳、跳
肺脏在呼吸,呼――吸――呼――吸――
快点停下来,停下来
和颤抖的四肢一起停下来
和狂乱的脑电波一起停下来
按下遥控器的终止键
跳下教学楼的天台边
不论清醒与否
我在做梦,让我从梦里醒来
让我从梦里醒来――

彻夜彻夜彻夜不眠直到清晨,不得不开始的睡眠
忘记忘记忘记进食直到饥饿,不得不苏醒的身体
“你到底是死是活?是死是活啊?”
吓死人的亲切的质问
请饶恕我死者般的腐烂
烧死人的暗地的嗤笑
请饶恕我死物般的愚蠢
记忆在回闪,闪、闪、闪、闪
思念在徘徊,徘徊――徘徊――
求你停下来,停下来
和求死的灵魂一起停下来
和不甘心的欲望一起停下来
合起折叠刀的刀刃
收起上吊绳的绳圈
不论正常与否
我睡不着,让我好好休息吧
让我好好休息吧――/

(送给失常的生物钟们。)

是一个相当轻松且不需要任何专业技巧的游戏。

重新考据了小说2,深感BUG丛生,遂打回原形重写!

——不!还是直接咕掉吧!

黑帮破事儿不仅贼多还贼麻烦,只能怪我太糙太笨,难以get到暗黑年代才有的腥风血雨兵谋厮杀……(小声嘀咕.jpg

嗯,最终结论是,那篇织太,我咕了,甚至删了。那样烂糟糟的文字即使是写出它们的自己也看不下去。啊,我真是太酥败了。

……我还是乖乖去写我的征文吧。

(瘫成猫饼)

异地恋

异地恋

想和你手牵手走在夜里的街道上
吹吹凉风
看看街边的各种小店
聊着不着边际无关紧要的事情
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

你的心在和我一起散步吗?

热闹的夜市
买了一杯奶茶

左边一对情侣,右边一堆情侣
我好想抱着你啊
抱抱

热奶茶好烫唔
我应该打包的
现在天气还没有太冷

软软的小芋圆加上又甜又有嚼劲的椰果
感觉相当美妙
美好得有点像是在做梦

――刚刚醒来的原因吗?
其实醒来有好一阵子了

有你在真好啊
我不但没能清醒
反而觉得更醉了

摸摸脸颊
醒来发现是噩梦那就糟糕啦
不醒来

我呀,现在变成了一个老婆婆
走路极其慢
极其悠哉
动作也相当迟缓

隔着屏幕看你
总是忍不住想笑起来/

(――是聊天记录哦。)

有些人,不仅画线稿时是个魔鬼,上色时更加是个魔鬼――我挺有自知之明的吧?
……说好的再也不画画呢?真香。下次绝对不画了。对不起。再画下去我就要因羞耻而死了。
悲愤捂脸遁地逃走光速消失.jpg

是之前画的沙雕表情包……不要打我?(抱头)你看太宰这盛世美颜,什么妆容都hold得住,简直是仙男下凡啊!xx

诗文之死

躺在铁轨上,
沉进烟雾中。
那恍恍惚惚的眼,
是看见了未来吗?
用丝袜高悬呼吸,
与巨石拥眠水底。
热情被理性冷却,
浪漫是否即为谬误?
若是承认软弱,
殉情又是否勇敢?
滴水融入深海,
色彩晕染消失开来。
跨越生死、时空之黎明,
彷徨历史与未来的夹隙,
此身与名同在。/